《超级的我》 烂片上映 倒也有看点

发布时间:2021-08-19编辑:admin浏览:

  4月份,一部折腾了很久的华语片,终于上映了!那就是王大陆和小宋佳主演的《超级的我》。目前影片在豆瓣的评分是5.3分,仅有三千余人评价。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,看得人不多,喜欢的人更少。

  截止到今天,上映四天,累计票房也只有七百多万,猫眼预计总票房也就是一千万出头。

  已经基本上,翻不起什么波澜了。那么,为什么说这部电影,我们期待已久呢?主要还是因为,它的档期拖了很久。实际上,这部影片原定的档期是在2019年6月28日。但是,兜兜转转,两年之后才最终上映。

  而当时的一大噱头就是,复联系列的罗素兄弟为本片担任制片人,并且弟弟乔罗素还是本片的监制。大家不要忘记了,《复仇者联盟4:终局之战》也是在同一年上映的。所以假如《超级的我》 线年如期上映的话呢,想必会有更多人奔着罗素兄弟的名号去买票观看。但是另一方面,影片的质量究竟如何,或许档期延后本身,已经是一种无言的回答。

  那么《超级的我》,究竟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呢?用一句过时的流行语来讲,也就是“就当是一场梦,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”。作为一部都市奇幻片,它有一个很强的高概念:就是「梦境超能力」。王大陆所扮演的是一名穷困潦倒的十八线编剧,潦倒到几乎已经吃不到饭,只能坐在便利店门口啃打折面包的那种。

  突然有一天,他发现自己晚上总是在做噩梦。并且在梦里不断地被人追杀,死了一次又一次。痛苦不堪之下,他决定跳楼自杀。但就在这时,他遇到了卖煎饼果子的金士杰。

  对方语重心长地告诉你,既然你在做噩梦,那么只要大喊一声“我在做梦”,不就好了吗?于是,在噩梦里,当小编剧再次被神秘人追杀时,生死关头,他靠这句话醒了过来。不仅如此,还将梦里的古董也带了回来。

  梦境与现实的互动,是不是很《盗梦空间》。甚至于,《超级的我》预告片的宣传标语,也是很直白的“盗梦人生”。

  但是,《盗梦空间》里的“盗梦”,是在梦境世界里上天入地,做汪洋大盗,是窃取一个人大脑里的核心机密。甚至于通过一场多重梦境,来改变世界能源的格局。而《超级的我》的“盗梦”呢?就是字面意义上的,盗,梦。

  通过梦境,进入了神奇的异世界,然后从里面偷东西:将价值连城的珠宝、钱、甚至豪车,都带到现实中来。再靠变卖它们,一夜暴富。一夜暴富之后,这位编剧老师就开始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了,而他的梦想依次为:在夜店一掷千金,过纸醉金迷的夜生活。

  很诚实地说,看到这里的时候,很强烈地有一种“就这?”的感觉。你无论如何不会想到,在一部超能力电影里,一个人的终极目标竟然只是,赚钱和炫富。当一个人能够进入异世界的时候,当他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的时候,就只是用这种能力来卖珠宝换钱吗?用一种并不恰当的比喻来说,连盗墓贼都知道将文物上交给国家,升华一下自己的人生价值。但是在这部电影里,一种看似强大的、不可思议的超能力,却完完全全地变成了暴发户的金手指。在任何意义上,这个落脚点,都实在是太轻了。

  《盗梦空间》里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是,做梦就要做大一点。而这部电影,却把自己的梦,越做越小了。在「高概念」的空壳之下,它所反映的,仍然是一种想象力的,不太够。人类都喜欢超越,都想要突破不可能。而超能力的本质,就在于打破秩序,重塑规则。这种规则,既是社会的规则,也是人类的生理规则。因此,这种能力越是神秘、越是难以实现,就越能让我们爽到。但是在《超级的我》里,拥有了超能力的主角,所做的是什么呢?

  拜金,炫富,将金钱和物质欲望,视为自己的最高价值。明明应该打破规则的“超人”,却依然选择臣服于社会最主流的价值观。这本身就是一种空虚和悲哀。或许这反映的也是某种精神世界的匮乏:原本就没有梦想的人,当然也不可能做一个更大的梦。

  而另一方面,本片的奇幻世界观,同样也显得极其匮乏。王大陆梦境中的「异世界」,作为一个世界,它是否具备最基本的、能够自圆其说的逻辑链、规则和设定?具备一个世界的雏形?通篇看下来,答案是否定的。

  所谓的异世界,永远只是单一的、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关联的场景。主角也并没有在试图去探索、或者理解这个世界。似乎它存在的意义,只是提供一些酷炫的、没头没脑的场面。而在它在剧情上唯一的功能,就是给主角提供层出不穷的宝物。换而言之,影片对于异世界的描述,没有任何纵向的深度。我们所看的,始终只有画面本身。

  当然,不可否认,《超级的我》的特效还算合格。制作和画面细节呈现也还算用心。有好莱坞团队的加持,钱也到位了,国产片终于告别了五毛特效的时代。但是观众讨厌的东西,真的只是五毛特效吗?不,观众讨厌的是敷衍,苍白,毫无新意和陈词滥调。

  当然,这个关于梦境的高概念,以及影片最后所谓的弗洛伊德关于自我、本我和超我的理论,无疑又是在对标《盗梦空间》。当然也有很多人说,本片的疯狂拜金,让它比起《盗梦空间》,可能更接近于《西虹市首富》。而这恰好就暴露了本片的一大问题。那就是要素过多,却没有任何核心的亮点。影片就像一个东拼西凑的大杂烩。什么都想要讲一点,结果只能是什么都没有讲好。所有的剧情都浮于表面,创作者再旺盛的表达欲,都无法让这个故事建立最基本的真实感,当然也不可能真正与观众产生共鸣。很有意思的是,在花絮里,作为监制的乔罗素,曾经盛赞《超级的我》的剧本:“很久没有读过这么好的剧本”“非常有想法、创造性”。

  但是,在2021年,这个「IP+视觉特效+明星」的公式,还奏效吗?显然不了。无数失败的先例都让我们看到了,这一次,《超级的我》也不会成功。哪怕他们找来了罗素兄弟。归根究底,我们想要看到的,只是一个合格的剧本,一个有趣的故事,一个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、真实的角色,以及一种真诚的表达态度。而这些东西,恰好是《超级的我》所缺乏的。

  依附在古着和时装产业的 Archive、为了迎合 Z 时代的奢侈品牌开始 “街头化”、流量明星和体育品牌的深度绑定......都是近年来不得不提的新趋势。

  今天给大家重推一篇你可能因标题错过的文章。这篇文章主要讲电影里的色彩美学,但同时我们也能从这些配色绝美的电影中,看到女性的伟大、坚强和美丽。

  3月31日,科幻怪兽电影《星门深渊》杀青。尽管这两年国内的科幻电影有些扎堆的现象,但我们还是有足够理由相信,这会是一部值得期待的作品。

  近日,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组委会正式宣布,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将于2021年5月22日至11月21日举行。

  从《你好,香港马会app李焕英》到《我的姐姐》,2021年的春节与清明节两个档期,可谓是亲情题材电影唱主角。

  角色代入、逻辑推演、情感表达……近年来,剧本杀作为一款新兴社交型角色扮演推理游戏,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亲睐。

  保护著作权也是保护创造。尊重知识、尊重智力创造、尊重文化创意越来越成为网络空间的共识。

  像EVA这样历经多年持续吸粉的神作在日本动漫界不胜枚举,日本动漫IP用户粘性之大实为惊人。那么,其产业究竟是用何种方式创造出神级IP的呢?

  有一些诚实面对生活、不哗众取宠的电影,虽然未必是多么伟大的杰作,都属于此列。入围2021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智利影片《名侦探赛大爷》就是这样一部影片。

导航栏

         织梦CMS官方          DedeCMS维基手册         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